选我我超甜

不定期更新

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这我真的忍不住了 这我实在夸不了了
———来自微博

占tag致歉

占tag致歉
下星期考试
停更
考完试再写
非常非常不好意思

【我英乙女】欧/相 明明你也很爱我(刀子)

@奶油沫沫.jpg 小可爱的脑洞,不会写刀。原谅我吧/哭唧唧

*文笔渣警告⚠️

Ver.八木俊典

“他救出来了!他救出了……”电视里记者激动的声音响彻你整个脑海。
“已经没事了!要问为什么,因为我来了!”屏幕仿佛被这个金发男人的笑容照亮。
“俊典.....”你的眼泪又落下来了。
这已经是你不知道第几次播放他救人的视频。
距离那天,究竟过了几年呢?
樱花飘零,将毕业季染成一片粉红,空气飘荡着名为离别的味道。
“八..八木君...我喜欢你!”你一遍又一遍的在镜子前练习告白的最佳方式。
他...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他虽然对每个人都很温柔,但我可以感受到他对我不一样。即使..即使他没有个性我也一样..非常喜欢他!
——
于是在一个转角处,你拦住了他。
“八八八八...八木君!请收下!”你的脸颊早已经红透了,眼神飘忽的看着旁边。
“我....”八木俊典不知该如何回应。如果是昨天,他一定会答应眼前的你,并且幸福的将你拥入怀中。可是,就在昨夜,他接受了师父的One·For·All,他已经下定决心,这个世界,需要和平的象征!
“......抱歉,我不能接受。xx,真的...非常对不起。”他向你沉重的鞠了一个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殊不知,他早已泪流满面。
留下一个止不住泪水的你。
你终于忍不住了,跪坐在地上,发出一声哀鸣。
你那天不知怎的,突然就感受到,自己以后不会像现在再这样见到他了,他会离你越来越远,直至完全在你的世界消亡。
过去太久你也忘了到底哭了多久。
也是后来的后来,你才明白,他喜欢你,只不过是在世界和你之间,选择世界罢了。
没关系,你来守护这个世界,我来守护你。
在倒下之前,你呜咽着,对眼前的欧尔迈特说到。
“我还是喜欢你啊...八木君...”眼里的最后一丝光明里,留下的是他那无畏的笑颜。
——
「明明你也很爱我,为什么爱不到结果。」



Ver.相泽消太

“分手吧?”相泽消太这样对你说道。
“相...”你连忙爬起身想抓住他的手。
“别碰我。”他黝黑的眼睛注视着你,平常总让你深陷的双眼现在冰冷的让你颤抖。
“这是你的选择,加入敌联盟。我不会干涉你,只是下次见面,我一定会亲手将你抓住。”他离开了。
他离开的画面像是被慢放了一般,在你的脑海里循环播放。
——
你猛的从床上惊醒。
又梦到了啊……那满是悲伤的回忆。
“今天的任务,攻击雄英。”你收到任务指令后,眼神开始涣散,思绪不知飘到何处。
从那天分手后,你每天都会写一封信匿名寄给相泽消太

「月光将我的喜欢寄到了你身边了吗?每天都要好好休息哦。」
「即使我什么都欺骗你,唯独对你的心意永远不会是谎言。已经入秋了,要注意身体啊。」
「......」
「我好想你啊。」
相泽消太沉默的看着桌面上这些信封。信的内容在昨天是有史以来最少内容的一次。他突然有了预感,今天会见到给他寄信的人。
——
你终于在战场上见到了,你已经422天没见到的人。只是他像没看见你一样,依旧懒洋洋地站着一旁。
没关系,你再厌恶我也没事哦。
......
今天你们这个小队收到的最终人物其实是杀死相泽消太平时对任务一点都不上心的你,今天冲在了最前面,在含着泪水重伤相泽消太,你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将他带离了战场。
“呵....你们真卑鄙...我以前看不出来啊...xx……”他嘲讽的咧着嘴,朝你吐出一个又一个尖锐的话语。
看着你红肿的眼睛,他不知怎的,突然说不出话了。
“等下消太你就从这里去,我已经叫英雄来了,你就一直跑一直跑,别往后面看了,我会帮你拖住他们的...”你开始着手治疗他,你其实有一个隐藏个性,名字很简单,一生只能用一次。
「以命换命」
在他睁大眼的那一瞬间,你将他推了出去,身后的建筑爆炸了,你感受到火海要将你吞噬,啊,真好,英雄都来了,你会没事的。
“再见了,消太....我爱你。”又闻到了眼泪沸腾的味道。
——
非常久以后,相泽消太才发现,没有了你的世界,比原来更无趣。即使他当时还在恨着你,这个世界,却有且仅有一个你啊。
可是来不及了。
——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我英乙女】出/轰/爆 初遇那点事

@莫挨老子 小可爱的点梗
*文笔渣警告⚠️

Ver.绿谷出久
梗来源日剧《我是大哥大》

“拜托,不要小看被称作片区一霸的xx啊!”你抬起拳头,将最后也是最重的拳打在眼前的男生身上,嘴角挑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啪!”你的脚踩在那个男生的背上,男生发出了骨裂的声音,你竖起了中指,“给我练好了再来吧?虽然——”你用刚涂了指甲油的手指甲轻轻点着脸,像是思考什么:
“你们一百年后也未必打的到我。”
是的。你,xx,是这一片最出名的不良少女,眼角涂着妖艳的眼影,嘴唇上也抹着浓重的口红,但与你此刻的气势相比,却是衬得别有一番滋味。
这是绿谷出久冲进小巷里看见的画面。
“啊...那个..你不要欺负同学....”绿谷出久的声音颤抖着,即使他心里十分害怕,但他还是身体快过脑子的冲了进来。
“哦?”你虽然表面平静,但心里炸成烟花。
天哪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
“我们大家,只是在练习舞台剧哟。对吧?”你绽放出一个甜美的微笑,手放在身前不断搅动着,忽略了脚底下男生看你惊恐的眼神。

“啊同学,你没有受伤吧。”你连忙将那群男生一一扶起。然后不经意的抬头给了绿谷一个羞涩的微笑。
啊!!好可爱的女孩子。绿谷的脸上的小雀斑被红晕覆盖,用手遮挡眼睛,不敢看你。
“那个...同学,真不好意思让你误会了,我能请你去喝奶茶吗?”你用你平生最温柔可爱的语气问着。
“啊啊啊可以可以.....”你看见对面男孩的眼睛都变成了蚊香眼了,不由得“噗”的笑出声。
绿谷出久心里骤然响起一个声音。
啊,我恋爱了。



Ver.轰焦冻
——即使在经历过不知多少度春秋的轰焦冻,仍可真切的记起那片草地的风景。
连日降雨导致空气弥漫着黏黏糊糊的不真切的感觉。
又是一次被名为自己父亲的那个男人赶出来,一旦达不到他的要求他便会变得十分令人嫌恶。不,应该是他一直都是这么给人讨厌。轰焦冻这样想着,低着头走在医院的草地上,想去看望母亲的欲望愈发的强烈,却因母亲过分厌恶自己的行为不敢再往前一步。绿芽被露珠敲打地垂下了脑袋,轰焦冻现在的心情很糟糕。
“咦——你也是一个人吗?”一个清亮的声音使轰焦冻的头抬起来了。
“你长得好好看呀。”他看见眼前的女孩笑弯了眼,看起来像被顺毛的猫咪一般乖巧。
“...嗯。”他一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类夸奖。
“你能陪我说说话吗?我一个人呆在医院好无聊啊。”女孩向轰焦冻伸出手,他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不行吗?”女孩静静地看着轰焦冻,轰焦冻觉得自己的脸像被那混蛋老爹蒸过一样,但又不厌恶这种感觉。
“可以...”轰焦冻突然反握住女孩的手。
“我可以....请你去吃荞麦面吗?”




Ver.爆豪胜己
“啊欢迎光临,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呢?”你将额前散落的鬓发抚到耳后,朝眼前的男生露出一个温柔的笑脸,将菜单递给了他。
“就这个什么什么面,要非常辣。”他将修长的手指指在你们店里的招牌面上,略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你收好菜单,转身却不小心撞到一个看起来非常可疑的黑衣男子。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先生您没事吧。”你虽然被撞到了地上,却在第一时间内反应过来询问顾客。
“你们店就是这种级别的服务生吗?我这衣服给你笔画了一道,你说说怎么赔吧?”眼前的黑衣男子像是终于找到出口点,略带威胁的看着你。
“那个...先生您能给我看看你的衣服吗……我我我看看有什么补救措施..实在不行的话我还是可以...”你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弱弱的提出了这个要求。
“你是在怀疑我?臭女人你再说一遍!”那黑衣男子说着就要提起你往外走。
“哈?配角就要有配角的自知之明,要是和解不了就去找警察啊蠢货!”你看见刚刚那个榴莲头客人突然站起来朝黑衣男子嘲讽的微笑。
“你说什么!”那黑衣男子果然转过身怒视那位客人。
天知道爆豪胜己想了什么。
他只是看不惯有人欺负弱小,只是非常不爽那个女生这么弱的存在。
嘁!在场没有一个人帮她吗?
绝对不是因为这个女的非常符合他的喜好而已。
于是他站了起来。
眼看两个客人就要吵起来,你终于忍不了了,大喊了一声:“你们不要再吵了!”
“哈?你在和我说...”在榴莲头客人质问的瞬间,那黑衣男子持刀奔向了你。
就在爆豪胜己以为你要血溅当场的时候,他发现,那个黑衣男子手中的刀..扭曲了。
“喂!我都和你道歉了,你为什么要找茬啊?”爆豪胜己看见,你的背后仿佛浮动着一团黑气。
“怎么会有这么不听话的客人呢?虽然我立志成为一个优秀的服务员小姐,但是除去不听话的客人,有时也是很有必要的。”
接下来的事就非常的无法描述了,最终那个黑衣男子被送上了担架。
“哈,不错嘛。”爆豪胜己猩红的眼睛盯着你的背影,像是猎豹盯上了属于自己的食物一样。
现在我更喜欢了。

占tag致歉

占tag致歉
之前那个集梗的贴删了
因为写不过来了
先那么多吧💓
然后
慢吞吞的码字中....✌🏻

【白起x你】霸王别姬

*本章突如其来的霸王别姬脑洞/嘿嘿嘿
有错麻烦大家指出/感谢

月色微凉,帐内烛火轻摇,你看着眼前一杯一杯酒下肚的白起,眼中的悲哀色彩愈来愈浓重。
“大王,别喝了。”你伸出手,轻轻搭在白起的臂上,冰冷的盔甲令你的指尖不由得颤抖。
“四面楚歌,没想到他们已经收复了这么多的楚人了吗……”白起茶色的眸子微微晃动,眉头紧锁,原来叱咤风云的他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凡人罢了。
“无妨……想我曾经那样风光,这不是我犯下的错,是天要亡我,只是可惜了你...陪我度过了这么多苦难,现在却......”他目光投向了你,饱含着浓浓晕不开的深情,还有一些你看不懂的情绪。
“大王...不....白起..你不应该是那么优柔寡断的人,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你手抚上他的眼睛,即使心中已了然自己最后的结局,却始终不愿离开他。
帐外包围的声音越来越近,你轻轻闭上眼睛,努力不让泪水落下,“让我最后再为您跳一支舞吧。”
烛影摇曳,你晃动的身影,成为他此生见过最美的风景,他一动不动的看着你,想把此刻的时光永恒的记入脑海,你们彼此心知肚明自己的结局,却不说,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对方的存活上。
将结束了。
你猛然举起剑,眼睛不知是被灯火照得睁不开,还是被泪水迷了眼,你朝他露出一个微笑,转瞬即逝,像是马上要消亡:“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刹那,如落花般,一个火红的身影倒下。
白起觉得,自己的时间也在那刻永远停留。
你不知道的是,白起早就决定了自己的结局,让你活着离开后,自己也没脸再说什么东山再起的话,他想,在你们初遇的地方,静静地离开,带走你们所有的回忆,而如今却将他一切的粉碎。垂下头,茶色的发丝遮挡了他落下的眼泪。
他慢慢的抱着你走出去,举起自己的剑,带着仅剩的百人军队,义无返顾的走向敌军。
——如果,最后的归宿是死在你的怀里,那么也不算太坏。
他将你放在身后,在汉军里大杀四方,如破釜沉舟般,誓死守护他最后的信仰。
......
即使他脸上,身上沾满了鲜血,他却仍旧笨拙地将你的衣裳整理好,努力使自己身上的肮脏不与你接触,他俯下头,缓缓地将身子靠在你身上,眼睛里透出幸福,仿佛看见那年桃花盛开,你穿着一身喜服,微微一笑,向他走来,一瞬间击中了他即将停止的心跳,他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这似乎要消耗他所有的力气。
——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啊。

【绿谷出久x你】后来的我们 下

*本文黑久设定
不知道在写啥 好像和题目没太大关系 非常非常非常抱歉 把我们的小天使写崩了 完全ooc。生无可恋


正值盛夏,阳光微微照耀,绿茵地上洒满了玫瑰花瓣,婚礼协奏曲欢快的在空气中流淌,几只鸟儿偶尔飞过,发出轻快的鸣叫。
而你站在丽日身旁,嘴角略微尴尬的上扬。
原因来自于站在新郎旁边的绿谷出久,他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你,你浑身不自在,可是却不好发作。
“恭喜啊——”
“新婚快乐!”
“御茶子要幸福哦!”
你听着身旁走过的一个个客人朝丽日说出祝福的话,慢慢也淡却了那份不适,心中溢满了甜蜜与幸福,这是你最好的朋友,今天她将走入婚姻的殿堂,你如何不为她高兴。
表情舒展开了,如凝脂般白嫩的脸庞染上了淡淡的粉色,眼角也悄悄上扬,你全身洋溢着浓浓的欢快的气息。
“xx。”绿谷走了过来,将手中的蛋糕递给了你,是草莓味的,你没办法拒绝。
“如果我们当时没分手,现在应该早就结婚了呢。xx。”绿谷笑着,将你鬓角掉落的一缕发丝抚到耳后,动作亲密的让你恍然间回到了当时谈恋爱的时候。你慌忙的将蛋糕放在一边,推开他走的更远了。
“绿..绿谷..你别这样,那已经是过去了。”你眼眶略红,别过头不想与他对视。
“xx,看着我。”他掰过你的头,手扣住你的下巴不让你有任何动作,“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你和我分手,但是现在,我用了七年的努力,我不会再让你离开了。”眼底的漩涡仿佛将你吸入,你发现原来透亮的如绿色宝石的双眼,现在已经暗沉下来了。
是因为我吗?你有些自作多情的想着,即使被他如此宣告,心底还是微微触动,他这算强迫了吧?但是为什么,还会为他心动呢?
你想,是什么时候对他有了如此多爱意呢?
是他即使没有个性,也依旧用他瘦弱的身躯挡在你面前的时候吗?
是他为了进雄英而不顾一切的努力感动了你吗?
是他即使手臂不可以动,伤痕遍布,也要死命将你从敌人的手里夺回你的时候吗?
是他晕过去的前一秒,对你绽开的苦涩却又释怀的笑容吗?
这一切,编织成只属于你和他的回忆,原来不知不觉,你早已深陷其中。
他这么好,为什么要和他分开呢?
因为他的好,越来越坏的脾气。
看到他那么辛苦,却仍旧在他面前抱怨。
疑神疑鬼的性格,整天担忧。
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误,为什么这么差劲的我,绿谷出久你还要呢?
你重新看向他,早已泪流满面,想开口却猛然被他吻住,你不由得庆幸旁边太嘈杂没人注意这里。
他将你的泪水用手一一拭去,绿色的眼睛荡漾起微光,微喘的声音在你耳边回荡,让你心神不宁。
“别再离开我了,我再也无法失去你了。”
“好。”
———
xxxx年xx月xx日 晴
和xx交往的第二年,朋友和我说xx脾气太差了,不能对她那么好。真是奇怪呢,将xx养坏,她就永远离不开我了,这不是最好的结局吗?永远在我身边吧。

xxxx年xx月xx日 雨
今天xx哭着和我说分手了,我同意了。你是厌烦我了吗?还是察觉到了什么,你的那些闺蜜叽叽喳喳的吵死了,怎么可以和你说你是我的累赘呢xx,不是你配不上我是我配不上你啊,如果你察觉到了我心底的秘密你还会喜欢我吗?碎嘴的人就让他们消失好了,我早就失去做英雄的资格了啊,对不起,欧尔迈特,我永远都比不上你。可是,我不可以,不可以失去她啊——
没关系,我会等的,等到我有足够能力,编织好网,再等你一步一步落入哦,xx,你别想,再离开。

【绿谷出久x你】后来的我们 上

*本文黑久设定
感觉绿谷好像都没有怎么出场啊,最后片段是想到恋与的许墨part,借梗来写/捂脸,难产产物,凑合看吧。

听《后来》莫名的感到悲伤/明明是个母胎单身。
云气舒展开来了,天因为刚刚下过小雨而变得湛蓝。风一阵阵卷起,勾着你的发梢,你无聊的咬着吸管,抬头看窗外的风景,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把玩着头发。
已经是个大人了呢,xx。
你好像听见了多年前的高中同学如此评价你。
当时我是什么反应呢?你想。
好像是淡淡的回应了个笑容,熟练的接过话题,聊得很顺畅。
如果是...
如果是曾经的我,会是什么反应呢?
应该会腼腆的小声回应,不自觉的红了脸颊,羞涩地躲入那人的怀里吧。
都是曾经了。
已经在咖啡店里坐了一下午了,却仍旧不肯站起身。
你也算浑浑噩噩的过了许多年吧,普通的成为一个白领,每天普通的加班,然后被上司压榨,埋怨着工作,普通的宅在家里看剧。一切似乎普通安稳的恰到好处,顺顺利利的走下去的话,你就会找一个普通的男人,生一个孩子,继续这样。
可是,你不想啊。
你还想着他。
绿谷出久。
想到这里,把玩着头发的你的指尖微微发颤。心也在不断的鼓动。
还想这些有什么用呢?都已经过去七年了,他应该早已经忘记我了。每天在电视上看见他救人的场面,心里就难受的不行,曾经他也是你的英雄啊,不是deku,是你的绿谷出久啊。可是,现在你还能做什么呢?连见到他都是如此的难。
是的,是我先提的分手。受不了他只能陪伴你一小会,受不了他心里装这个世界比你更多。真自私啊。你这样苦涩的想着。
——是我曾经太任性了,不懂爱情,直到你离开了那么久才终于明白。可是你早已不见,当你回忆我的时候,会笑着吗?
坐上公交,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变化的风景。

今天是你的好姐妹丽日御茶子结婚的日子,你坐在梳妆台前,看着丽日为你准备的伴娘服,有些鼻子发酸,仿佛昨天你们还一起牵手玩耍,一起讨论心仪的男生,一起走过回家的路,一起讨论喜爱的英雄....转眼间,她已经要成立一个家庭了。而你,还却在人潮里徘徊。
“xx!准备好就可以出来咯!客人都已经来啦!”你听见丽日的声音。
“好的,马上来了。”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精致的妆容,性感修身的黑色鱼尾裙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微微上扬的嘴角显露成熟。谁还想到曾经的你是个肤色略黑,不懂打扮的小女生呢?不被关注,像被抹上灰的金子,完美的被遮住光泽,只有他可以完全不在乎这些,包容着你。
身后传来脚步声,你以为是丽日,转过身本想笑着问好,却在看见来人时瞬间凝固,像是中了个性一样。
“xx,好久不见。”一如既往温柔的嗓音,柔和的笑意,只是眼神中仿佛隐藏着什么。
“绿..绿谷君..”你整个人仿佛掉了发条的玩具,想出声却无助的驻在原地。
“你还好吗?最近。”他自顾自的坐下,从镜子里观察着你现在的难堪。
“嗯...还好啦就和平常一样。你呢..你现在可是不一样了耶,应该过得比我幸福多了吧。”你转过身,用假笑来掩饰此刻的尴尬与悲伤。手不断的撺着裙子,心脏急速的跳动着。
“并没有很幸福哦,xx。”绿谷转动椅子,浅笑地注视着你,“没有xx真的很难过啊。”
“”绿谷...”你没来由的心慌,这和你以前认识的绿谷出久完全不一样,现在的他,内心深沉得让你完全无法探知,像是一团迷雾,正在慢慢的向你靠近,吞噬着你。
“你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不自觉的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你有些紧张,担心他会感觉不适。
“我可是为了xx,做了很多哦。xx,酒会结束后,可以和我一起离开吗?”他脸颊有些红,好像恢复到以前的绿谷出久了。
“好..”自己像是被迷惑了一样,顺着他的指引,坠入地狱。
“嗯..真听话。”他满意的眯起眼睛,朝你伸出修长的手,“我们出去吧。”
你搭上了那手,你不知道接下来是否会万劫不复,但是你甘之如饴。

【绿谷出久x你】告白是甜甜的草莓味

*章前提示
这几篇文章是想尝试写各种恋爱中女生纠结的心理吧,不管是优秀或者普通的女生在恋爱中的心理大概是一样的吧/XD 写不好请谅解我这个母胎单身吧/捂脸。
本文接上篇「暗恋是酸涩的柠檬味」
今天份可爱的小天使💫

体育祭也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吗?
你拖着沉重的身子,无神的走在去往医务室的路上。
个性本就不适合高强度,身体素质也不是很行,这样的你,真是脆弱的不堪一击,你坐在医务室的床上,看着电视里转录的体育祭画面,绿谷出久夺得第一,绿谷出久和同班同学配合的如此有默契,绿谷出久他宁愿自己受伤也要帮助同学....受伤?!你“刷”的一声站了起来,却又在瞬间凝固住——
你以什么身份去看他呢?
拳头不自觉地握紧,指甲深深地嵌入皮肤中,留下刻印,指尖几道红痕暴露了你此刻的不甘。
他呀,即使遍体鳞伤也笑得灿烂,温暖着别人。
你啊,离他很远,远到他温暖不到,又离他如此的近,就躲在那片光影之下,仰望着。
就在你的思绪飘到远方时,一阵熙熙攘攘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是恢复女郎?
门打开了,几个A班的同学架着爆豪胜己进来,后面绿谷被背着放在了病床上。
“西内!放开我!”你听见爆豪胜己大叫着,看起来十分生气。
发生了什么?你有些莫名,虽然只和爆豪胜己算是认识,但也多多少少知道他暴躁的外表下冷静的内心。
“啊呀,xx同学你在就太好了,解决了我的一点工作,来帮忙治疗一个吧!他们一个两个的太不让我省心了,尤其是这个绿谷同学,三天两头来医务室……”你听见恢复女郎碎碎叨叨的说着。
....经常...受伤吗?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为什么我都不知道....?郁结的苦味在心底被人砸碎,蔓延在血管里,融入血液,翻涌着,你有些迟钝的站起来,在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共同的注视下,你走向了爆豪。
“爆豪同学,我来给你治疗吧。”你的嗓音微微沙哑,是因为太久没说话,还是太过悲伤?这些你都无从考证。
“嘁,一个两个都这么磨磨唧唧的!”他盯着你,你仿佛从他的眼中看出什么。他未等你反应过来,就拉着恢复女郎走出去了。
这里,就剩你和绿谷出久了。
“呃....我..我去看看...”你尴尬的笑了笑,准备打开门。
“xx酱!”他突然叫住你。
“在!”你突然绷住。
“可以....可以为我治疗吗?有点疼...”他声音里藏着委屈,真狡猾啊……你这样想。
你退了回去,专心致志地替他治疗,挽开他的衣袖,上面遍布着伤疤,你不自觉的抚摸着,心里带上了心疼他的想法,直到你看见绿谷的脸变得通红,才猛觉失态。
“不好意思...我只是....”你低下头,不知该做何解释。
现在……你应该讨厌我了吧……
“xx。”你听见绿谷突然严肃地叫着你。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都不来找我了。”
你抬起头,瞬间湿润的眼眸望着他:“明明……明明就是你,你怎么能来怪我……”所有的伪装在他的面前,顷刻之间崩盘。你只能委屈的用手拭干泪水,质问他。
“我以为...你不愿意再理我了...所以..所以我才很纠结……不,是非常纠结到底应不应该和你说。”你听见他温柔的声音。像潺潺流淌的河,慢慢的灌入你的柔软的内心,你仿佛刚吃了一个草莓蛋糕,甜甜的,说不出的幸福感。
“你..要说什么?”你的心脏突然开始疯狂跳动,仿佛预知到他的下一步。
绿谷抓住你的手,细腻的嗓音在你耳边颤抖着:“我喜欢你,可不可以和我交往?”

你听见了你的脑内烟花炸开的声音。
那是绚烂无比,恋爱绽开的声音。